用户注册 | QQ登录
繁体版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 科幻同人小说 > 归向最新章节 > 25.12 白久漾
加入书架 错误举报
换源:

归向 25.12 白久漾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宇宙历832年3月3号。

随着考核地图中西达利特的最后一片战略要地沦陷,战争结束了。

融继璇在大后期怎么殴打均摘星的,均摘星在这场考核的后期,就学模学样。

在上千个天基轨道火力支援下,多组冲击兵团在各组战线上突击冲锋,在十分钟内完成战线全面突破。这场面,让圣枪学院的融继璇诧异十足。她终于在均摘星的大杂烩战术体系中看到了自己战术流派的影子!

均摘星的指挥舱中,钢铁雄心对均摘星宣布考核结束。

均摘星缓缓地从三百二十倍的思维加速中退了下来。在思维骤然速度下降后,身躯的各种感觉渐渐变快,均摘星不得已,在运动仓中运动了二十分钟后,才渐渐让身体适应思维降速的感觉。

从全息舱中跳下来后,均摘星揪了揪自己略长的头发,有些怅然若失道:“终于结束了吗?”

平均四百倍的速度,让均摘星过得非常非常漫长,十四天的考核被拉长到了十年的程度。

站在基地外,背靠着万吨的金属巨兽,

均摘星咬了咬嘴唇深吸一口气道:“十四天没有进入课程了。”

……

其实在考核中,均摘星还是有机会进入课程的,但是出于竞赛道德均摘星没有进入。

这三十天中,圣枪学院那些精英学生正在观摩自己的考核,对考核中所有人的发展情况都一目了然。如果在站在了他们的角度观察考核,能将西达利特等人的基地坐标窥的一清二楚。

但是那样有什么意义呢?实战中是无法出现这种窥屏的。

要知道这场考核中均摘星熬了正常人时间的十年,若是数天内谋求一件事,那么可能会有兴趣投机取巧,但是用十年中来谋求一件事本身需要耐心和坚持的理由。一朝作弊可以完成,那是轻而易举地摧毁自己坚持的信心。

(可参考,看长篇悬疑小说时的情况,虽然可以轻而易举搜到剧情大概,但是看书的人绝对不会提前搜。)

对于均摘星来说,相对于胜利,能做下去的理由更重要。保持激昂的态度,认真研究每一个战术,去判断战场上的信息。

长吁了一口气,均摘星点了点头

这场考核战争结束了,自己的指挥官能力也的确是进步了一大截,实实在在地走过并组织了一场大规模战役的始末。而不是像以前那样在总是被挨揍的课程中次次失败,故,失败是成功之母,但若是一次自己的成功都没有,那么就只能看着别人的成功坐标为方向。

作为指挥官,均摘星所学甚杂,所有的进攻手段都是仿照别人流派的。至于好用不好用,过去都是看别人打自己觉得好用,而现在自己构建完整战略体系来打别人时,也渐渐觉得一些战术手段其实并不符合自己整体的军事体系,故需要删减和增加,完全可以说,从这一战开始,均摘星自己的作战风格将渐渐出现雏形。

……

考核完了,自然是要第一时间了解,外界对自己的评价,所以现在直接进入课程。

还穿着白色信息感应服的均摘星,靠在了躺椅上,头耷拉着,三寸长的头发有些蓬松。

均摘星现在一共二十一个课程,在均摘星的意识中,这二十一个课程很漫长,但是在现实时间中,几乎是一闭上眼睛,半个小时后就睁开眼睛。

其实课程是一瞬间就结束了,但是课程中的均摘星决定带回现实的记忆,需要半个小时才能下载到大脑中。

然而就在均摘星斜着靠在沙发上小睡的时候,却被什么东西弄醒了。睁开眼睛的时候则是看到自己被某人抱着。均摘星浑身一激灵,顿时跳了起来。

穿着机械战服的白久漾笑眯眯地看着均摘星:“小朋友,你醒了?”他正准备把均摘星抱上飞行器,等到均摘星醒来的时候,再对话。

十二岁的均摘星,仔细地看着这个“怪人”,努力判断这货是谁?自己是不是以前见过,然后忘记了?

均摘星没有见过白久漾,无论是现实中,还是课程中,英雄位指挥官,均摘星在以往都是没资格见面的。

在确定眼前这家伙是陌生人后,均摘星立刻调取了附近的监控资料,同时查询面前这个人。

但是人工智能传输的资料,在显示面前这个人的时候要么是“???”要么是“信息无法查询”

白久漾看着均摘星,露出貌似“好心”实则‘促狭’的表情:“权限不够吧?喏,用我的权限来查吧。”

他抬起手对均摘星点了一下。

均摘星戴在头上的感应器中,随身的三级人工智能给与了回应:“你已经得到了联邦九芒星成员授权,根据您刚刚的查询历史,部分资料可以对您开放。”

均摘星在听到九芒星标号的时候愣了愣。

联邦内部高层等级制度,所有进入现役的最高职业,下位对应六芒星,中位对应七芒星,高位对应八芒星,而九芒星对应的则是英雄位。

“面前的这位?”均摘星在心里的恍惚中确定了现实。

“整个联邦历史上,只诞生过五十四位英雄位指挥官,现役指挥官中,英雄位的则是只有三位,我现在能在这碰到一位?”均摘星诧异地对头盔中随身人工智能发送信息悄悄询问:“确定不是诈骗犯?给我申报疑问,我要更多部门确定!”

白久漾全程看着均摘星发送信息的小动作,他身边的枪焰丽德是十二级人工智能,对低级人工智能的信息是无条件洞察的。均摘星悄悄和随身人工智能说的话。让白久漾哑然一笑。

眼前的这个孩子,机敏得有些好玩。

两分钟后。

在认清现实后,均摘星收起了面前的蓝色投影屏幕,对着面前的指挥官敬礼说道:“尊敬的白久漾将军,我很抱歉,刚刚有些困,很抱歉没有向你”

白久漾:“不妨事,刚刚打完一场漂亮的考核,休息一下是可以。嗯,刚刚睡得舒服吗,要不再休息一下?”说话间,摊开手臂。

均摘星愣了愣,脸上露出推却之色,努力地摇了摇头说道:“那个,不了,我,我休息好了。”

而这时候,白久漾身边出现了女性人工智能的声音。

这位人工智能警告道:“白久漾阁下,请您注意您的言行,根据数据判断,您刚刚的话有百分之九十的概率,让烁巡威产生了不良的误解,这违反了未成年人保护法第45项目第831条,请您注意自审。”

白久漾摊开手狡辩道:“哦,什么误解。”

然而白久漾看了看均摘星,貌似恍然大悟的说道:“哦,对不起,我以为这个岁数的小孩子思想很单纯。”

均摘星抿了抿嘴内心吐槽:“该死的,你这话,好像是我的问题……”

然而均摘星看着人工智能,举起手小心提示道:“对不起,我不是烁巡威,你们好像找错人了。”

白久漾说道:“四十天前,你叫波轮维特利,嗯,现在,就在你考核的时候,你的监护权已经转移了,新的监护人,为你命名为烁巡威,嗯,找的就是你,天体塔学院入学考核的第一名。”

新的情况,让均摘星有种,打完一场考核,自己又穿越了的错觉。

六十分钟后。

均摘星从查询自己身份资料的过程中结束,将目光转向白久漾说道:“将军大人,这个,烁巡威这个名字我不喜欢,我能不能自己改名?”

白久漾:“嗯?”他笑着对均摘星点了点头,示意均摘星说出理由。

均摘星:“我小时候喜欢摘星,叫均摘星如何?”

白久漾笑了笑:“你心里很不舒服?”

……

这里简述一下均摘星考核这几十天冒出来的家庭伦理剧情。

这剧情的发生,是因为,均摘星最新的监护人烁星北只是按照上面人的强迫需求,将均摘星仅剩下十几天的法定全权抚养权拿了回来。但是这位抚养人并没有意愿接受均摘星这个家庭成员。

现在均摘星考核结束,已经过了十二岁,而十二岁后被高等学校录取后,法律上的监护人从全权抚养责任转为半抚养责任。

全权抚养责任是要对被抚养者提供住房和教育的,而半抚养责任只用提供每个月一定数额的教育资金。事实上后面这一条只针对非正常家庭。正常家庭可不会在孩子十二岁的时候赶出家门。只有非正常家庭,才会在十二岁的时候找着这条法律条款来履行家庭责任。

再简单的说,就是均摘星考核的这几十天,在他临近十二岁的时候,那个叫烁什么的抢来了抚养权,而最后这几天全权抚养权时间,均摘星在参加国家考试,等于这个监护人一天全权抚养责任都没有尽,把均摘星在波轮塑力那边的家庭关系拆了。

现在,以后这个监护人每个月丢一笔钱过来,就算是尽到了法定的半抚养责任。对于这样的安排。均摘星心里骂:“哪个龟孙想出这个缺德主意?”当然,均摘星也没有特别愤怒,更缺德的事情均摘星又不是没见过,例如苏那一世,比这更奇葩。

而现在,均摘星面对白久漾询问的目光,扭捏不悦道:“说没有不舒服是假的,毕竟这种不负责任的奇葩事情,没人想在自己身边发生,但是也没必要纠结。那家伙(烁星北)现在也很头疼突然冒出来的我吧。如果我没猜错,他也是被某些人逼着,被迫来承担他不想承担的责任。”

白久漾眼睛一亮惊异道:“嗯,你,就这么想?”

均摘星上下狠狠地点了点头:“所以,我希望自己定我自己的名字,不恶心他。”说这句话,显然是,不想让突然冒出来的‘烁巡威’这个陌生的名字恶心自己。

均摘星现在嫌弃这个抚养人做自己在这一世的长辈太恶心,而那个抚养人现在也担心均摘星按照法律找他索取权利。

似乎是觉得均摘星鼓气的表情很纯白。

“哈哈哈!”白久漾拍着自己的腿笑了笑,然后指着均摘星说道:“你,你就不问一问,你的那个抚养人的家族有什么嘛?也许,能让你有极大的便利获取更多的资源。那可是几辈子都积累不来的”

均摘星脸上一片淡定。心里不屑地反诘:“让我想想,我前几辈子少奋斗一点,这个世界到底会是什么样子呢?”

白久漾看着均摘星思考的样子。笑了笑问道:“想好要改名了吗?你不说的话,我就当你要改了?”

说完,打开了名字权限,作势要修改命名。同时眼神看着均摘星。然而一秒钟后,他看到均摘星认真地点头。

白久漾愣了愣,然后干笑着说道:“你是认真的吗?”

均摘星看着白久漾。白久漾又干笑着说道:“其实我没有这个权限。”这时候一旁的人工智能枪焰丽德说道:“白久漾大人,您拥有权限接受申诉。”

枪焰丽德投影出来走到了均摘星面前说道:“烁巡威,请问您是否决心要改名,我可以提示一下,您的直系亲属上溯第四代现存一位英雄位天骑士。如果你改名,会有大概率脱离这层关系。”

均摘星抬头看着这个人工智能深呼吸了一口气:“枪焰丽德,请问你是十二级人工智能吗?”

枪焰丽德以少女模样投影在均摘星面前,轻轻捻裙角如同扇形展开,笑着说道:“您猜的没错,我是十二级人工智能,在二百三十七年前是碳基人类。”

均摘星看着这个枪焰家族古老的礼仪,有些恍惚,恍惚间记起了当年的枪焰璃韵。

均摘星甩开了这个回忆。面对这位人工智能朗声道:“在这个世界上,能值得我勇敢追求的是藏于未知的知识,能让我甘愿继承的只有那伟大事迹中的意志,能让我企盼的是能在生命道路前行中的共鸣。所以说……”

均摘星举起自己的手腕,看着白生生的手臂上流动的血液,淡淡地说道:“这个身体基因链的始祖们以家族为单位在现在积累了什么,与我无关。现在我活在这个世界,不是活在某个家族影响下。”

枪焰丽德笑了笑,这位人工智能扭头看了看一旁的白久漾。

用手摸着下巴,似乎是在看热闹的白久漾,靠在躺椅上一幅毫不在意的模样。

其实现在的白久漾已经越看均摘星越喜欢。没错,均摘星让天体塔学院导师避之不及的性格很对白久漾的味。

天空中的太阳穿过了云彩,在大片指挥基地群落外的海面波浪上洒下了跳跃的金色。天空的无人机在阳光下的影子每隔着几秒,在战争巨兽之间间隔走道上划过了。

枪焰丽德转回身对均摘星继续说道:“我是跟随白久漾将军的人工智能,虽然我有权限为您申请改名手续,但如果那位英雄位天骑士未来查到这件事出自我,会让白久漾将军很为难。”

均摘星看到这一幕嘀咕道:“这年头人工智能也会踢皮球。”

而这时候一旁的白久漾,大声说道:“等等,什么我会很为难。不就是改个名吗?丽德,你在损我!”

白久漾点开“改名”的确定键,双手虚空一推,将投影界面推到均摘星面前。

就在均摘星正在抬头辨别界面操作的时候,白久漾拍了拍均摘星肩膀:“啧啧,我说摘星啊,均这个姓不是很好。你可以拜一师傅,请师门赐姓。”

均摘星抬头看了看白久漾,白久漾貌似事不关己地抬头朝着周围看了看。

均摘星对白久漾点了点头,然后跑到了界面前,开始填写新名字。

当白久漾已经点头摆出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时,却突然看到界面上确定了‘均摘星’这一命名,脸上有些不自然。

一旁的枪焰丽德不由捂嘴偷笑。当然,在白久漾没好气地看向她时,她立刻恢复了一本正经。

白久漾从这里察觉到了均摘星的性格很轴。

郑重其事的把自己的名字改好后,均摘星转身抬头望向白久漾:“将军,请问在成长阶段,我能向您学习如何成为指挥官吗。”

萌萌的大眼睛盯着这位上位指挥官,充满了期待。

白久漾抱胸瞥眼道:“呵呵,你刚刚宣言的时候,不是很清高吗。”

十二岁的均摘星看着高自己两个头的将军,顿了顿说道:“将军大人,我知道我不够格,我也没有任何冒用你名行走的意思。我只是希望,我希望能,能,能挑战你一次!”

均摘星也知道自己此时的话语是非常自不量力故“挑战”这个词是鼓起巨大勇气的,目的是,了解这个世界的巅峰!知道自己必败,但是连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那就是世界彻底驯化了自我了。

均摘星不由回忆地球的那一世:小时候自己是非常开朗的,但是不知不觉的,就不敢在讲台上发言了,在看到别人慨然演讲时,自己连附和也要看着周围声音是否响才开口,唉!是什么时候开始被驯化的呢?不过这一世呢,需要坚持自我亦然!

故,均摘星此时给自己打气道:“仰起头,别怕,这可是我打出的世界呢!”

在听到均摘星的狂妄之言后原本脸上不正经的白久漾时收起了平易近人,脸上露出了讽刺的笑容:“见识?就凭你?”

听到了讽刺,均摘星脸颊微红,但是没有低头回避,眼睛依旧对视。

白久漾看了看均摘星,嘲讽的表情下,内心微微赞道:“不错,心理承受能力强,不是脆苗子。”

俚语中脆苗子:指的是那些心高气傲的天才,在一次惨败后,要么耿耿于怀,偏执于偏离了自己的原来计划,被别人牵着鼻子走。要么就是一蹶不振,不敢正视失败。

均摘星在考核中一直是以奇怪的方法获胜,白久漾很想知道均摘星对失败的承受能力。

眼下呢,他盯着均摘星,发现脸虽然微红,但是依旧昂首面对自己。这让白久漾越看越欣喜,觉得这就是自己想要的真品性!

白久漾:“绝对刚猛无匹的天才,历史上有那么几位,但是大多数人都是有缺点的,韧性啊,才是最重要的。”

白久漾并不知道的是,均摘星课程中可是被整个圣枪学院的优等生毒打过。内心早就被锻打成绕指缠柔了,在课程中从倒数一千名追到三百名,心态强得很。

就在均摘星僵硬的对视下。

白久漾冷笑着对均摘星伸出手,做了一个捏的手势:“现在的你只是一条毛虫。”

白久漾很想看到均摘星脸上的表情,嗯,他猜测可能会愤怒,可能会低头自卑。但是均摘星如一只呆鸡一样继续望着他。这反倒让他更加诧异,无形中呢,似乎在气场上,吃了瘪。

气氛尴尬中

白久漾单手一招,钢铁雄心这个人工智能被召出来。一旁的枪焰丽德将钢铁雄心的调查报告递给了白久漾。

人工智能的世界关系非常简单,高等级对低等级拥有绝对调查权利,除非这个人工智能是有主的或是十二级人工智能。

白久漾扫了一眼这个九级人工智能,说道:“小东西,了不少东西嘛。”

随后他对钢铁雄心问道:“用情感程序回答我,愿意和这小子签订定期助手权限吗?”

钢铁雄心:“愿意,我希望能够签订五年的合同。到期时希望有优先续约权。”

白久漾听到了“钢铁雄心”的回答,冷嘲道:“五年,优先续约?想得挺不错。”

这时候均摘星心里疑惑道:“等等,这是准备给我安一个监视助手吗?”

秀发束在肩膀上的枪焰丽德,此时瞳孔中闪烁着电子光芒,作为运算分析能力强大的存在,她很显然能够推断出均摘星的心理,遂笑着解释:“均摘星阁下,您知道学生考核的规矩,为什么不能携带六级以上的人工智能吗?”

均摘星愣了愣,说道:“高级人工智能能够帮助考试作弊,嗯?”

此时均摘星不由产生一些了杞人忧天的思考。

白久漾这边扶着耳塞,不断地操作面前弹出的界面,

他迅速帮助均摘星办好手续,说道:“好了,这家伙以后跟着你了,五天后我有空,如果你不嫌丢脸的话,那就带着它来吧。”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