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注册 | QQ登录
繁体版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 科幻同人小说 > 归向最新章节 > 20.3 腥风血雨的江湖
加入书架 错误举报
换源:

归向 20.3 腥风血雨的江湖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从天启历545年二月开始,因为一些深层次的原因,巡原那边的极星门报复性地加大了对千川北部的渗透。

随着北方江湖正道对巡原国的法武者发动清剿。

双方在江湖上的争斗变得愈演愈烈,这几天在北方发生了多起恶性案件。

例如今年年初,在千川境内,寒山旧地的公路上。

一支卡车车队,二十人全部被杀光。袭击者未掠夺车队的货物,却用红油漆画了一个血色棘轮符号。

当地政府压住了这件事情,但是训斥江湖上的人士,要求迅速解决这个问题。

……

在过去,江湖门派上有血性的年轻人面对官府下达的公文时。

会非常愤慨这些肥头大耳的官僚不作为,有何德何能指派自己这些侠义之士?会质疑门派内武功盖世的高层长老们,为什么要虚与委蛇?激进一点甚至会拔剑独走!

可是去年北方的大宗,天权门被更猛的某位疑似军方背景的年轻人上门敲了一遍后,这一代江湖上的年轻人变得谦虚了。

现实告诉他们,上面的官僚不是只压着江湖,还压着军事体制内的力量,有些人犯禁起来比他们更狠。

【这个世界不是只有光江湖儿郎们手上有剑刃(武力),军方少壮派有机甲有机炮】

如今北地肥头大耳的官僚们颐指气使地咒骂天权门快点把事情解决,不单单是傲慢的指使,而是真的急迫了。

如果江湖上不能解决这件事,现在新兴的‘军方少壮派’可能就要搞出大事情。据说今年来,炽白那边资金越来越充沛,龙卫兵机甲军团的规模也越来越大。

过去军方的扩大是受限于资金。

而现在,龙卫兵军校生奠定地基,阳和商务的学生在基层培训构建文官结构,将武力奠基的权威细致支撑到整个“权力架构”去经营经济,反过来搞到足够的资金供应武力这个地基,这是一个良性循环,越来越壮大。宛如压路机一样前进,北地民间各项产业都遭遇了竞争。

各个地方咨议院现在对炽白搞出来的“毒瘤”深恶痛绝,但是这官司要朝着上面打,想要铲除这个毒瘤,却还处于漫长的诉讼中。

所以呢,他们现在尽一切手段去斩断社会调查组,让其不继续壮大,故也就逼迫江湖的门派快点加强对下面的控制,别再给军方少壮派借口接手地方滚雪球。

某种程度上来说:由于炽白构造的新体制,江湖门派和地方财阀已经抱团在一起了。

而现在,天权门等北方正道人士行动会比过去要麻溜得多,这些江湖侠少们,难得齐心协力、没有傲气地统一行动。

……

所以炽飙凤乘车从炽白的实验室周围经过时,其实是准备去参与这场北方正道的除魔卫道之战。

这还是某个年少长城的原因炽非燃作为门派掌门人,此时在动员门内力量时,不得不公正,让孙女也必须参与这个行动。

天启历月7日。

眼下炽飙凤穿着蝶衣级轻外骨骼机甲,坐在武装车上,炽飙凤通过目镜的全息地形图了解附近情况。

而在车子三公里内的高空中,三架无人机正在对地面上的情况进行遥测。

这场的江湖争斗中,天权门虽然在明,敌人在暗面,但是天权门拥有装备和人数的主场优势。

根据全息地图的显示。

她的多组队友正在这一百五十公里范围区域内搜索,眼下电子地图显示的某一条公路上,代表炽飙凤的绿色点正在地图上运动(她开车正好行驶在这条路上)一个个代表己方的点在地图上,蓝点是她的队友。

十四分钟后,在距离圆心十五公里处的蓝色点突然变成黄色,一圈圈波纹在地图上扩散。发出了警告提示。汽车方向盘边机械盖子自动上翻,一个操作平台对准了她。

炽飙凤手指点了一下平台上的一个显示键,目镜上出现了在十五公里外的队友的通讯画面。

……

十五公里外。

天权门暗组成员贾璐,身穿可随着环境变色的调查服,勾着腰警惕地观察周围,而在他脸颊上的目镜正在收集分析处理周围的红外信息。

作为天权门暗组的老手,他已经感觉到了这里的不正常。在这个宽阔的农场,能闻到腐臭的粪便,还有新鲜的血腥味。但是这里却没有虫豸的声音。

此地诡异的平静,让贾璐将呼吸压到了最低,动作安静如蜥蜴爬树。

但是他调查服下面的动力韧带已经绷紧。手臂上一排机括结构也已悄悄上弦,这机括结构内是毒镖。由于其发动时的艳丽,这种武器在江湖中被称呼为火羽刃。

贾璐走到了木质的农场仓库门口,停住脚步,打开了腰间的匣子。一个侦查蜻蜓飞了出来,扇着半透明的翅膀进入了这个房子。

这时候,在贾璐手背上出现了轻微电击,这是提示他接电的讯号。

贾璐拐入拐角,给一只眼睛戴上目镜后和后方炽家年轻的带队人展开了对话。

炽飙凤:“贾璐,你只负责盯梢,等我们过来后行动。”这位大小姐现在展现出学校内领导事务时的冷静。

然而,她的这几分冷静,这位老江湖却不愿意苟同。

贾璐:“飙凤小姐,附近没有潜伏的地方,我觉得对方已经发现我了。”

他另一只没有带目镜的眼睛,犹如夜梟一般,注视着周围的情况。

作为暗组积年的老手,贾璐明白,眼下这种情况,为了防备被敌人的小型电子侦查机械给发现,每个角落都不宜久留。

……

所谓那些‘特种兵’之类的战斗技巧,其实全都需要与时俱进的,因为在过去被称为经验技巧的事物,在技术进步后,就会变成愚蠢。

二战中斯大林格勒依托城市复杂地形的防御战斗堪称经典。在三战中遇到无人机在各个交通口巡逻,云爆弹钻窗口的打法就是渣渣。同样当红外观察镜头普及后,传统夜战战术消亡。若是还有老特种兵将夜间渗透理论奉为圭臬,那么迟早要被说“大人,时代变了”。

同样当微型侦查器技术诞生后,传统狙击手蹲坑蹲一天埋伏人的打法也变了。

电子侦查虫让战场通明度高了一个量级。更加糟糕的是,这种飞虫非常小,在头顶三四米飞过的时候,很难辨别,所以潜伏的人类有时候被发现都不知道。

……

这个世界的电子侦查虫也是军方先研发出来的,目的嘛!是用于在山区中和异种打治安战。

天权门这些江湖门派搞到的是二手型号。而且由于江湖私斗需求,战术体系反而比军队要复杂一些。

贾璐这只侦查蜻蜓刚刚飞到农场中,一路拍摄了各个房间后,就遭遇了电磁干扰。整个飞虫的监控屏雪花一片。

贾璐的目镜上,在侦查蜻蜓最后拍摄的画面中,看到一头牛倒地,脖颈上好像有一个拳头大的血瘤,压迫着器官,让这头牛四肢抽搐,呼吸不畅。然后紧接着画面就中断了。

虽然只看到这非常短暂的一幕,贾璐已经猜到了这是什么。

“嗜血鸟!”贾璐低呼。

【在六百年前东西大陆御灵师这个职业还很繁盛,随着数百年前科技的发展,这个职业已经渐渐从主流退下。但是又随着近百年来生物孢子技术、机械融合技术的进步,该职业在特战技术领域蓬勃发展。

嗜血鸟本来是一种温顺的杂食鸟类,但是经过特殊方法喂养能转为纯肉食生物。而且飞行的速度也非常快,鸟喙出现锯齿。更致命的是舌头上长出毒刺。在黑暗中非常难缠。】

贾璐看着这个农庄,确定了敌人就在这附近。开始缓缓朝着空旷地带退去,同时注意力放在了脚边,以及周边的一切。

有嗜血鸟,就代表有御灵者,而一位御灵者不会只有一种御兽。

猛然间,在感觉到地面上的异样后。

贾璐迅速跳跃到了一旁,动作堪比灵猫,而在他原先的位置上,黄土层炸开,一个半机械半生物触手模样的东西从地下窜出来。

这是一只安装弹性高分子材料的半机械御兽,有着生物的灵动和机械的爆发力。

当然从土层中突然窜出也绝不仅仅是弹性材料和机械功率可以做到的,它是利用了炸药的爆发力推开土层,才能突然从地下窜出。

在窜出的瞬间,这个机械合成兽,触手迅速弯曲,每一个触手那蛇头的部分张开了金属的花瓣,花瓣上一根根钢针狰狞地对准了贾璐的方向。

随着花瓣上的火药爆炸,这一簇簇钢针成面状扫过去。

贾璐闷哼一声迅速后退,拔下了钢针朝着自己受伤的手臂,注射了一管蓝白色的药剂(毒素分解剂)。

而他做这些的时候,突然手腕一甩,一把火羽刃朝着农场的窗口飞射而去,四十五米的距离,刀刃如流光而至。比子弹的速度还是要弱了些。

在看见飞刃而至后,那个在窗口预备用枪械补刀的巡原人,猛然低头,躲过了直射,但是刀子在撞到天花板上的时候,弹出了一个机械杠杆,刀刃犹如羽毛球遇到球拍一样在撞击后陡然变向,折线反弹到了窗口正中这个巡原人的背部。

刀刃在没入人体后,紧接着就是从血肉中传出一声闷响。刀刃中的气压钢瓶在这位袭击者背上炸出一个血盆后,此人瞬间倒毙在了地面上。

然而贾璐也不好过,匆忙夺路而逃。

在急退到安全地带后,他扯下来自己手臂上的遮蔽物。发现自己手臂上重创的位置犹如蠕虫扭动一样蔓延着黑色纹路。

“高能病毒”贾璐心里惊骇地想到这个词。咬着牙从腰间拿起了麻醉注射器,朝着自己膀子上一插,迅速割断了手臂上的痛觉神经,拿着刀子毫不犹豫的将自己胳臂上黑色的肉刮下来。

在微观碳分子上,编入高能元素的病毒,在有机物充沛的情况下,能够以惊人的速度复制。常规病毒,以狂犬病为例,通常是两到四周发作,出现明显症状。但是在当下,千川内作坊级别科研实验室,弄出来的高能病毒,传染之后致死周期,也是在数个小时内。

【千川政府的大型实验室拿出来的武器级病毒,甚至能在数分钟之内让人死亡或变异。当然会细胞再生术和微生物分解术的回天师除外。】

贾璐忍痛用刀子剜掉一块肉后,又注射了一针驱散血清,皮肤上黑色的蠕动,犹如被开水烫了的蚂蟥一样,抽搐了几下,就不动了,大量的脓液从皮肤毛孔中渗透出来。

贾璐刚刚注入的是微生物分解术的药剂版,储存期短,价格昂贵。但是却是行走江湖的必备。

勉强喘了过来后,确定自己从鬼门关前离开,贾璐深深地吐了一口气,拿起纱布给自己肩膀打个结。至于剩下的余毒,那是得等回去用专门的医疗器械来全身恢复。

背靠在农场外废弃的饲料仓库门口,小心翼翼检查了自己是否在周围留有痕迹后。

贾璐拿起通讯器,有些虚弱的声音说道:“已经干掉一个人,对方至少在三到四人。”

……

高速公路上炽飙凤猛踩油门:“原地待命,我们马上来支援你。”炽飙凤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不满,显然是认为贾璐是不听命令,自己受伤的。

贾璐也听到炽飙凤的意思,一边抽出绷带给自己伤口缠上,一边微微笑着说道:“我还能撑半个小时,大小姐你要带足人。还有我还需保持在外面的机动,因为这样才安全。”

见到自己的建议并不被理睬,炽飙凤愠怒道:“你?!”但是突然间,她理性反思了一下自己的资历并不能让人放心。

遂耐下性子说道:“那么就麻烦前辈了。”

贾璐见状表示感谢,随后不经意地讲述(解释)道:“嗯,大小姐,在这种江湖争斗中,越弱时,越不能露怯。如果回到之前,即使先前知道现在会受伤,我还是会选择主动出击。”

炽飙凤愣了愣,开始聆听。

贾璐见状心里点了点头,继续传授江湖经验:“如果刚刚我直接躲起来,当他们在察觉到我的踪迹后,会立刻毫不犹豫地对我围剿。我只有一个人,遇到他们的主动围剿,我必败。

而现在我主动出击,杀掉一个,剩下的人现在就要谨慎思考如何对付我,而他们犹豫,我就有了隐藏时间。”

炽飙凤的江湖经验不足,但是情商和智商不低,很快恍然。

江湖争斗就如同饿狼狡狐相争,在相互撕咬的时候,也在相互防备,有些人外强中干,有些人内狠外伪。

在通讯中,炽飙凤略带歉意说道:“多谢师哥指点。”

数秒钟后,她不由得想起几日前在实验室的那人,心里不由默念道:“也许,他也早就看清了江湖……是这模样。”

()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