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注册 | QQ登录
繁体版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 科幻同人小说 > 归向最新章节 > 1.11 边墙外的世界
加入书架 错误举报
换源:

归向 1.11 边墙外的世界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帝都的下城区是繁华的。

整个街道维持着勉强的整洁,没有粪便,没有果皮垃圾满地、污水横流的场景,在下城区虽然没有固定的垃圾箱,但是每隔两百米有一个阴暗的巷口,垃圾很显然是倾倒在那里面。

城市的整洁,不可以用人群的素质来解释。这是有人管理的体现。

人类在无人管理的时候群聚地点会非常脏乱差。前世中世纪欧洲城市粪便横流就是如此。城市美化整洁,九成是靠着当地掌握权利的那些人有意识的建立制度去杜绝脏乱。

在进入城市后,秉核的注意力集中在市容,而很快就通过市容联想到了这个区域背后,可能存在的社会区域力量

#

假若是现代社会。

街道整洁,是市政府花钱雇佣了清洁工购买了清洁车,能雇佣清洁工,政府就有能力雇佣警察。

每一个街道有垃圾桶,城管监督,城卫清扫,这些社会工作不受干扰,都是社会秩序的体现。

而耗资更加巨大的社会秩序,例如城市中监察治安的摄像头,这套体系建立,能够让人们在夜间行走不用担心人身安全。

社会存在多少公共秩序,就说明社会背后主管暴力体系制定秩序的组织力量有多大

#

而通过观察了这个城市,秉核判断这个下城区的社会秩序基础背后的帮派们拥有的人力和财力。

例如左边的乞丐,如果处于无组织的状态,这些乞丐会蜂拥找人要钱。而现在他们老老实实的蹲在墙角下,仅仅安坐在一边伸手乞讨。一旦走出墙角,只是伸着碗,从不主动发声乞讨。快速低头,通过街道。

而街道上一些横着行走的,袒露肚皮、一身纹身的壮汉,是这些乞丐们老实的根源。

乞丐如同老鼠一样的,只敢缩在墙角赔笑。

而这批闲汉虽然霸道,但是路过店铺买酒肉的时候,插科打屁讨价还价的表现。很显然也是受到制约的,不敢强买强卖。

这是黑帮控制下的街道秩序,黑帮的家法管理着这个街道的上商业秩序。

#

在了解这个下城区的基本生态后,秉核心里渐渐有了数。

“在规则覆盖的地方,要注意规则。在规则抵达不到的地方,不要期待规则。”秉核用不符合自己常态的成熟语气如此告诫自己,当然这种成熟气质则只有短暂的一会,几秒钟后秉核又变成了了幼稚傻孩子的模样。

#

穿行街道的过程中,秉核遭遇了很多很多小事情。

1:“孩子买一个麦芽糖吧,可甜了”一个提着篮子的老奶奶靠了过来。

秉核摆了摆手,然后微笑拒绝,小跑离开了。

2:“喂,小子,你这鞋子穿的太土,来我来告诉你,你该穿什么。嗯,你别走,不给我面子”一个十四岁的街头混混,指着逃离的秉核骂骂咧咧。

#

在下城区,秉核脑子内总结了三条注意要点。

第一不购买任何吃的喝的。

第二不给任何人带路,不接受任何人热情帮助,也不给予任何人帮助。

第三不往人群挤,也不往人少的地方窜。

避开麻烦后,秉核开始按照计划奔向自己要去的地方。

#

来到了第四街道。

在马车穿行的街道中央,秉核戴上了一个目镜,目镜切换到了一个俯视视角,在秉核正上方四百米的地方,一个飞行器正在悬停,而秉核的视角正来自于飞行器,只不过这个飞行器没有高清拍摄,只是大致显示了一个个城市建筑模块。这是因为秉核做不出现代的高清光学设备。

如同前世看手机上的地图,秉核通过高空视角确定了方向,快速朝着下城区主干道的一个标志性建筑物上去。

#

雇佣兵协会,一个帝国半官方的组织。在御兽历时代佣兵协会是半独立的。

然而工业时代的帝国不允许任何独立武装机构出现。当然如果国家统治更强一点,这种雇佣兵协会也不会出现。国家所有武装将高度统一。

而帝国管理无法杜绝民众弄到枪械,无法从根本上杜绝民间武装力量。

那么只能采取半官方管理的模式,扶持受控制的合法化佣兵团,将不受控制的民间武装彻底取缔。

现在每一个雇佣兵团体的名单、籍贯,帝国会登记。当然只要不发生叛乱、勾结外国,帝国也不会过多的干扰雇佣兵的内部事务。而帝国会高价卖出武器装备,同时布置一些高风险高回报的任务让雇佣兵们完成。帝国这几年在海外的干涉作战中都有这些佣兵集团的影子。

#

雇佣兵大厅很空旷,并没有喧哗,身穿制服挎着枪械的的警卫人员斜坐在大厅桌子后面,一旦出现混乱他们会立刻维持秩序。

当秉核走进这个玻璃大门的的时候,门口的警卫人员迅速挡住了秉核的去路。用冷淡的态度说道:“小孩子,快走,别在这附近玩。”

秉核腼腆的笑了笑说道:“我是,我是想到这里看看,能不能找一些活干。”结巴倒不是的装的,第一次到佣兵协会,难免有些紧张。

“哈哈”另一边的警卫笑了笑,然后用恶寒的目光,从将秉核从上看到下,然后说道:“这里没有盘子可以洗,不过你要是嘿嘿。”

“咳咳”后面传来了一个咳嗽声,这些警卫听到这个声音。立刻严肃站立。

一个身穿暗绿色套装、黑色皮靴,腰间挂着枪套,年龄三十多岁,壮硕的女人走了过来。她看着这几位门口的警卫怒斥道:“你们在干什么?是不是不想干了。”

这位女士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却让这些兵油子静若寒蝉。几秒后,这个女士将冰冷的目光转向秉核,问道:“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的?”

秉核更紧张的说道:“那个我是来找活,额”就在这位女士目光变得凌厉的时候,秉核将手抬起准备演示一下机械,证明自己是机械师,然而还没打开机械秉核就打了一个寒颤。

秉核感觉到了杀气,女士手上已经有了枪械。秉核敢保证,只要自己再动一下,枪口就会指向自己。

“她是杀过人的!”秉核心里冒出了这个判断。

想到了杀人,一些血肉横飞的记忆画面在自己脑海乱转,让秉核背上直冒冷汗,紧张恐惧溢满了脸上。

而这样的表现,却让这个女士眼中的戒备降低了,她看了看秉核,放下枪问道:“你?机械师?”

秉核连忙点头道:“对对对,我就是看看工作,没别的目的。”不在规则保护下,秉核此时心里很慌。

女士再次看了看秉核,目光在秉核的手和衣服领内的看了看。似乎推测了什么,点了点头,言简意赅的说道说道:“跟我来吧。”

钢铁大门打开,秉核跟着女士走进了大门,而原本站在门口的门卫则是立刻打起精神,进入了正经干活的状态。

#

雇佣兵大楼只有四层,在下城区的建筑不允许建造超过三十米。而雇佣兵协会刚好是三十米。在设计上,要通过漫长的走道,一扇扇大门。最终来到一个像是会议大厅的的房间内。

看到这一幕,秉核脑海中再次冒出了一段记忆,然后看了看这个建筑冒出了这个评价:“希特勒总理府模式的建筑,利用长长的走廊,以及一扇扇门,制造出跋涉见面前奏,给拜访者压迫感。”

最终来到了一个面积一百平方米的办公室,在大厅中端坐着一个老头子,绿衣的女子来到了老头身边,低声耳语一番,然后了这个老者抬头看了看秉核。这位老头的眼角的刀疤破坏了他的形象。

秉核也努力咧出微笑。

这位老者瞅了瞅秉核,脸上努力挤出温和,但是实际上很吓人的说道:“请问,你是想要加入佣兵组织吗?少年,提前提示你,这里可能不适合你。”

秉核点了点头,然后猛然摇头,连忙反应过来,说道:“等等,等等,我是机械师,我是期望能利用贵方的平台,找到我我能做的工作。机械师需要经验。我不是来组团的,我是帝国机械院的学生,现在还有学。业”

在辩解中,秉核的语气逐渐变得流畅,而目光也变得凝聚,开始毫不示弱,同时也没有任何迷茫的和这个老者对视。在商谈中如果自己和佣兵团绑定,那就相当于卖身,如果任由这老者来主持谈话,一系列合作就会逐渐朝着佣兵协会有力的方向滑去。

这个老头子笑了笑,然后说道:“这样啊,这个嘛?”他拖了长长的音调。

秉核看了看这个老头子,脑袋转了一下,觉得这个老头子好像没有什么诚意的样子。

故十秒钟后秉核站了起来,鞠躬说道:“很抱歉,打扰了你。既然我们各无所需,那么就此告辞吧。”

“咳咳”这个老头子咳嗽一声,说道:“年轻人不要这么急躁。”

然而已经转身的秉核只好再次坐回来。

秉核不卑不亢的说道:“我觉得事情的复杂程度,合作的方式,合作的中可能出现的难点,双方现在就可以坦诚提出。你和我到现在还都是陌生人,希望我们能相互表现诚意。”

老者站起来说道:“鄙人,图竹,帝都河沟区,佣兵部门的负责人。”

秉核说道:“秉核,籍贯,南黑海枪焰领地。现在暂住帝国天体区(帝国一号皇宫区)中级机械师。希望能够通过贵方平台,为部分佣兵提供机械制造的服务。”

图竹愣了愣,秉核的回答让有些讶异,同时也在意料之中。虽然穿着普通的衣服,甚至一开始气质上是胆怯的。但是一些贵族的痕迹是抹除不掉的。

在下城区秉核这个年龄的少年,分为两种,一部分是苟且沉默在垃圾桶中翻东西,而另一部分为了吃到肉,都是非常早熟的,眼睛中或多或少带着奸诈、精明。每句话都在查找对方的漏洞,试图获取便宜。但是秉核眼睛中看不到对这些的计较,而外表明显没有受到多少风霜的样子,很显然是贵族,(但是贵族有大贵族和小贵族以及破落户贵族之分。)

图竹说道:“你是想要什么报酬呢?”

秉核思考了一下,反问道:“在佣兵和任务发布者之间,达成协议后。协会是依靠什么获得利益,抽成还是其他什么的?”

图竹:“这个视情况而定,有时候是抽成,有时候是记账,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需要完成协会布置的一些任务。”

秉核点了点头:“好吧,按照常例进行,我满足客户提出的要求,协会进行估价。然后分成。”

图竹:“你觉得,这个分成的比例该怎么分呢。”

秉核颇为放心佣兵协会公正的样子,点头道:“按照正常情况来吧。我相信协会的公正性。“

图竹:“那么你准备和我们进行什么样的合约呢?我们这里需要机械师按时待命。”

秉核托腮思考了一下:“先签订一个月的协议,如果没有问题可以延长,嗯,我需要交押金吗?”不知不觉秉核在交谈中逐渐占据了主动,颇为自如的坐在了沙发上。

图竹点头:“没问题,那么最后,需要你签一下字。”图竹拿出了一个合同。

绿衣女子将合同放在了秉核面前,秉核看了看这个合同,翻看了条款,对一个个数字划定了红圈。然后拿出笔,在划定的红圈旁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秉核。(没有签上自己的姓氏,而数字划红圈,是枪焰家族习惯,预示划红圈的数字是自己看到的数字,后续如果合约上出现更改,概不承认。)

帝国每个贵族家族,在签订文书的时候都有一些独特的习惯。

而一旁的图竹看到了这个细微动作,面庞微微僵硬了一下。秉核潜台词表述自己来自枪焰家族,图竹并不是全信的。

#

在这样的社会中,大量的法律模糊,且强势者有更多的解释空间,合约有着巨大的可变性

在下城区佣兵协会基本上都是强势的,图竹有解释合约上一些模糊定义的权利。帝国的法律偏向于强者做出的解释。

在下城区中,很多平民就是这样被掠夺的。但这些靠着掠夺起家的富豪。面对更大的贵族,却要小心翼翼,害怕被同样的方式掠夺。在和大贵族的合作中,合约对大贵族没有多少强制约束效力,

除非对大贵族有用,大贵族在合作时会用账本记录合作的细节。而如果对大贵族没有用,当权者会根据自己的喜好,或仁慈,或残忍。

在签订好一分协约后,秉核并没有将东西交给在旁边等待的绿衣女,而是抬头看着图竹说道:“合约不是一式两份吗?另一份呢。”

一旁的绿衣女说道:“我们这里只有一份,会锁在协会的箱子中。”秉核皱了一下眉头,右手的机械手套上出现了火花,火焰乍现,要将合约烧掉。

这里是秉核过于小心了,如果直接明示自己是枪焰家族,根本不会有多大问题,但是秉核不知道家族情况,家族现在一系列动作貌似是在帝都政治旋涡中自保,秉核害怕成为外部势力的利用点,例如少爷欠下巨额债务被人要挟的场景。这些胡思乱想的瞎猜剧情,让秉核过于的谨慎了。

而一旁绿衣女见状,准备抬起手,然而却发现窗户外射入了一个红点,让她猛然退避两步,在窗外的天空中,机械鸟已经俯冲到了低空,腹部的内置弹窗口,放射出了一束激光。仅仅是激光笔性质的微弱光芒,秉核并没有给这个机械鸟加载什么武器系统。但是房间内的人却不知道。

图竹用埋怨的语气说道:“少年人,你这就不对了。”

秉核克制紧张,语气颤抖的辩解道:“我社会阅历少,很多行为不懂,多有得罪。合约的事情,你们这里和我在家里听说的有些不一样,这一份作废吧,容我回去问一下。”

图竹说道:“等一下,两份也是可以的。翠刺(绿衣女士的名字),去再做一份。”

佣兵协会平时对待其他人的时候是强者姿态,一分合约直接锁在自己保险柜中,给另一方只有模糊的便签。而此时这位会长看到秉核的反对后,笑了笑拿出了另一份空白合约。

几分钟后,秉核等图竹签过字,拿起了自己那份合约。抬头看了看房间内仿照天体钟塔的钟表,说道:“时间不早了,我今天回去了,明天准备好后,我会回来的。”这个尔虞我诈的环境,秉核一刻都不想呆下去。

图竹笑眯眯的说道:“需要安排马车吗?”

秉核笑着婉拒:“不了,我习惯走回去。机械区的十七号关口距离这里不远。”(秉核试图警告对方不要在自己回去的路上搞什么事情。)

等到秉核走出大门后,图竹的笑脸立刻收拢成了刀疤脸的正常样子。他低声的对一旁的女子吩咐道:“去查。”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