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注册 | QQ登录
繁体版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 都市言情小说 > 凰谋权妃:帝染风华最新章节 > 第266章 番外五: 【庄周梦蝶】
加入书架 错误举报
换源:

凰谋权妃:帝染风华 第266章 番外五: 【庄周梦蝶】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终是庄周梦了蝶,你是恩赐也是劫。

——题记

这一日,南宫谂醒过来,下意识的摸了摸床的另外一边,然而毫无温度。

心里有些诧异,顾子羡的作息时间是不可能起这么早的,他去了哪里?

穿戴洗漱好看着听室,心里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他和顾子羡结为道侣之后,听室多了一些顾子羡的东西,但是如今别说是顾子羡的东西了,甚至是一丝一毫都是纤尘不染的。

门外传来敲门声,南宫谂打开门,看着门外的南宫秋月,开口道:“兄长,顾深呢?”

南宫秋月神色一僵,有些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弟弟:“辰修,顾公子在十六年前就已经不在了。”

南宫谂直接就懵了,看着南宫秋月的眼神极为的不好:“不可能,兄长你骗我。”

南宫秋月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自家弟弟从来就不承认顾子羡已经死了的事实,也不知道这一次梦见了什么……居然这么决绝。

“辰修,无论你再怎么否认,顾子羡也是真的回不来了。”南宫秋月苦口婆心的劝道。

南宫谂否认到底:“不可能,他分明回来了。”

这让南宫谂怎么相信?梦里他分明等到了顾子羡回来,两个人一起结为道侣,住在清水潭,顾子羡有事没事的逗弄小辈,怎么可能是假的?

南宫谂将送走南宫秋月,整个人都是恍惚的,他并不相信那只是自己的一场梦。

那分明那么真实,怎么会是假的呢?

南宫谂突然想到了什么,在梦中他们是在凌城相遇的,虽然不曾见面,但是陆倾怀有木颜留下的札记。

南宫谂正想着去凌城,门外有人传来声音:“景芜君。”

“何事?”南宫谂冷到极致的声音传出,听的门外的南宫垣和南宫仪浑身一颤。

南宫垣忍着那股冷意开口道:“景芜君,之前山下有人来求助,说是凌城出现邪祟。”

南宫谂听到凌城两个字,心里慌了慌:“你们先去,我随后就到。”

“是。”南宫垣恭敬道。

和南宫仪转身离开了听室。

这群小辈并没有过多的历练几次,这一次南宫谂也是带了其他心思的。

南宫谂赶到凌城的时候,已经是夜晚了,听着不远处的相斗,幻化出琴,拨动琴弦……

等到一切都处理好了,南宫谂一个人走到一处破败不堪的屋子,还没有走近就闻到一股血腥味。

顿了顿还是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看到眼前的一幕,南宫谂神色瞬间惨白。

那屋子里,有一个血阵,而血阵中央躺着一个人,应当是已经死了。

不对,分明这个时候已经成功了啊,那个人应当是已经离开了才是……

所以……那真的是自己的一场梦,他根本没有回来。

南宫垣等人看着那道白衣身影,都不知道该说什么,眼前的景芜君是他们从未见过的。

仿佛是分明有了一丝丝的希望,又被拖着进去无尽深渊,表情绝望的几乎让人不忍去看。

而这群小辈当中,还有一个人,那人便是木颜的儿子,陆倾怀。

陆倾怀并不了解这大名鼎鼎的景芜君为何这般模样,这表情太过复杂,他根本无法确认这到底是什么表情。

许久,南宫谂走出来,看着陆倾怀道:“札记呢?”

陆倾怀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这景芜君再说什么:“什么札记啊?”

“你娘留给你的札记。”南宫谂缓缓道。

陆倾怀更加懵逼了:“我娘给我留的札记?我娘根本没有给我留札记啊。”

南宫谂脸色瞬间变了:“顾子羡他……”

话没说完,陆倾怀就打断了。

“顾子羡?杀了我爹娘的那个人?”

看着陆倾怀一脸愤恨的模样,南宫谂只觉得一阵陌生,这才应该是真正的模样,只是梦里木颜安排好了一切,陆倾怀也并不恨顾子羡。

“不是,他没有……”南宫谂神色惨白,只能这么苍白无力的辩解一句。

所幸,陆倾怀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表情扭曲的厉害。

等到南宫谂走了以后,陆倾怀才从怀里掏出那一本札记,南宫垣和南宫仪的表情都变了:“倾怀你……”

“我怎么了?景芜君是我什么人啊,我什么都要告诉他。”陆倾怀也不知道是随了谁,这高傲的让人没法说。

他娘是给他留了札记,不过是一些琐碎小事罢了。

南宫谂走在大街上,整个人都在茫然当中,不,他不相信。

他分明回来了的,怎么会没有回来?

南宫谂站在大街上,居然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在往前走好像就是义城了。

义城?

对,义城。

策划了一切的人,不就是义城的叶淮恩吗?对,找叶淮恩。

南宫谂御剑前往义城,见到了叶淮恩。

叶淮恩差点哭出来,不是这景芜君到底再说什么啊?什么献舍夺舍的?这都是啥啊?

“不知道,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叶淮恩慌得一匹。

南宫谂茫然的看着叶淮恩:“你大哥他……”

“我大哥早就去世了啊。”叶淮恩小心翼翼的开口。

“尸体……”南宫谂强行开口道道。

叶淮恩顿了顿:“我大哥的尸体是我亲自装棺的,没有什么问题啊。”

当然没有什么问题,都是他亲自操办的,能有什么问题?叶淮恩简直就是一脸懵逼。

南宫谂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叶淮恩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

梦中,叶淮恩的演技那是真的十分厉害,哪怕是他也没看出来是他在背后策划一切。

但是,如今他心神大乱,根本没有平常的冷静,他只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个人分明回来了,怎么会是一场梦呢?

叶淮恩看着眼前的人,斟酌了半晌才开口道:“景芜君可否是想到了顾兄?”

听到熟悉的名字,南宫谂这才回过神来,茫然的点了点头。

叶淮恩叹了一口气,他就知道是和顾兄有关系。

当年听学的时候,就感觉两个人的情况不对,没想到南宫二公子也是个痴情长久之人,这么久了,别说是好一点了,甚至更加颓废了。

顾兄啊顾兄,你是一走了之了,留下来的人才是最痛苦的。

叶淮恩缓缓开口:“不知道南宫二公子博学多才,可否听过庄周梦蝶的故事?”

南宫二公子?也只有叶淮恩和顾子羡会这么称呼他。

南宫谂想了想,庄周梦蝶?那是什么?

是以摇了摇头:“不曾听过。”

叶淮恩摇了摇手中的扇子道:“这庄周梦蝶啊是指,过去庄周梦见自己变成蝴蝶,很生动逼真的一只蝴蝶,感到多么愉快和惬意啊!不知道自己原本是庄周。突然间醒过来,惊惶不定之间方知原来我是庄周。不知是庄周梦中变成蝴蝶呢,还是蝴蝶梦中变成庄周呢?庄周与蝴蝶那必定是有区别的。这就可叫作物、我的交合与变化。”

南宫谂茫然,这个时候的南宫谂不是什么世家楷模的景芜君,只是一个分不清现实和梦境的一个普通人罢了。

他也会疼,会受伤,会仿徨,会无措,他不是神。

“在一般人看来,一个人在醒时的所见所感是真实的,梦境是幻觉,不真实的。庄子却以为不然。虽然,醒是一种境界,梦是另一种境界,二者是不相同的;庄周是庄周,蝴蝶是蝴蝶,二者也是不相同的。庄周看来,他们都只是一种现象,它是道运动中的一种形态,一个阶段而已。

庄子在用一个最简单的寓言来说明一个人类最沉重的疑问,即生死问题。”叶淮恩虽然很怂,但是话本子可不是白看的。

这庄周梦蝶的故事,是他当日买的一个话本子,随即他看完之后做了一个总结罢了。

梦境和现实分不清,到底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

这就不得而知了。

南宫谂离开了义城。

叶淮恩叹了一口气,现实梦境,到底哪个是真?哪个是假?谁又能分的清楚呢?

他偶尔也觉得大哥还在,醒来之后不过是一场梦罢了,他不是那个纨绔子弟只知道青山绿水的叶家二公子,而是义城叶氏的宗主。

梦里他也是躲在大哥身后的,万事都有大哥在,他又害怕什么?

大哥突然离世,他猝不及防……

但是又能怎么样?

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

南宫谂回到姑苏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了。

他在临上山的时候,买了几坛酒,是那个人喜欢喝的。

他知道他的听室藏着酒,但是那些是等着他回来喝的。

南宫秋月距离听室还有些距离,就闻到一股酒味,顿时皱了皱眉,这是喝了多少?

进到听室,只看见南宫谂坐在一个墙角,手里拿着一坛酒,旁边还滚了好几个酒坛子,顿时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种感觉他也曾经历过,但是南宫谂从来都是清冷的,这样的人会把所有的事情放在心里。

爆发出来的时候也是相当可怕,就如同当年拦着南宫谂去乱葬岗一样。

走的近了,只听得南宫谂那一句轻声的……

终是庄周梦了蝶,你是恩赐也是劫。

南宫秋月:“……”

他不知道南宫谂到底是梦到了什么,才会让他如此颓废,不过想来肯定是和顾子羡有关系的。

不过这句话南宫秋月是赞同的,终是庄周梦了蝶,顾子羡对于南宫谂来说的确是恩赐,却也是他的劫难。

南宫谂喝了许久,终于放下手里的酒,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剑,笑了笑。

他累了,没有他在,他真的支持不下去。

第二日。

南宫垣和南宫仪来到听室,因为平常这个时候,南宫谂已经到兰室了,可是今日却没有丝毫的动静。

敲了许久,南宫垣终于感觉到哪里不对劲了,赶紧推门而入。

看着躺在床上的南宫谂,南宫垣等人脑中一片空白。

那人和平日里并无多少区别,只是穿戴的整整齐齐,发髻梳的一丝不苟,双手交叠放在胸前。

似是要去赴一场许久不见的约定。

但是南宫垣知道……他在这世间最后一个亲人……也没了。

朦朦胧胧之间,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南宫垣转过身,看着南宫秋月。

南宫仪想要说什么,但是南宫秋月却打断了,看着床上的南宫谂道:“不必了,不用叫醒他了。”

南宫秋月只看了一眼便道。

他知道,这些年来已经让南宫谂彻底的崩溃了,那一场庄周梦蝶是压垮他神经的最后一场。

他等不住了。

不用叫醒他,因为他醒不过来了,因为他去找他心爱的人了。

那个人,他曾放在心上一辈子,逢乱必出?是因为他心悦的那个人逢出必乱罢了。

他知道,没有顾子羡的一生,对于南宫谂来说,他这一生就是活埋。

他的一生再无半点阳光。

景芜君仙逝……

这消息让天下震惊,庐州木氏木柯听到消息的时候,神色晦暗不明,只是抓紧的腰间的笛子。

义城叶氏,叶淮恩笑了笑,情理之中……以南宫谂对顾子羡的在乎,这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盛京陆氏,陆倾怀整个人都傻了,彻底茫然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看着手里的札记,苦笑一声,原来如此吗?

……

“二哥哥,二哥哥,醒醒。”

“二哥哥,该醒醒了。”

谁?谁在叫他?

“二哥哥……”

好熟悉的声音,是他吗……

南宫谂缓缓睁开眼睛,看见的就是那一张让他熟悉的脸和笑意。

“二哥哥到卯时了,还不起吗?”顾子羡笑着开口。

南宫谂看了一眼周围……

这里是他的房间,是听室无疑,到底发生了什么?

之后,顾子羡告诉他。

之前他们出去夜猎,碰到了梦魇兽,中了梦魇。

梦魇,顾名思义,便是让人陷入梦魇当中,如果那人出不来只会沉迷其中。

破解的方法无非就是在梦中自己死或者是自己爱的人死。

这梦魇还有一点便是,和现实并无不同,他会拟化所有的人,让人分不清究竟是梦还是现实。

所幸,南宫谂走了出来。

顾子羡守在南宫谂身边已经好几天没有合眼了。

昨夜南宫谂不知道怎么了?浑身发烫,吓得顾子羡连夜拖着南宫秋月来到听室。

南宫秋月但是松了一口气,这是要走出来的征兆。

顾子羡当场懵住,他不知道南宫谂梦到了什么,只知道南宫谂醒来的那一刻,眼中的绝望和痛楚是极为明显的。

“二哥哥,我在,我一直都在。”

南宫谂嗓音有些沙哑,看着眼前的人道:“现在,不是梦境了吧。”

“不是。”

之后,顾子羡再也没有问过南宫谂关于梦境的事情,他能做的就是让南宫谂明白,这才是现实,他回来了。

终是庄周梦了蝶,你是恩赐也是劫。

【番外结】

凰谋权妃:帝染风华最新章节地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266章 番外五: 【庄周梦蝶】)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凰谋权妃:帝染风华》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xinshuhaige)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